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我的女友是別人的炮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我的女友小妮,今年29岁,身高162公分,目前在新店的一家出版社工作,她的胸部并不算大,但整个身材很高挑,加上脸蛋不错,整体而言算是个美人胚子。

我们交往了三年多,我是她的第七任男友,虽然她交过这么多男朋友,但真正有发生关系的并不多,对这一方面她还算是很保守的。但我们交往后,大概是因爲很爱我吧,我的一些癖好她都会勉强配合,譬如说:打野炮、穿着暴露啊,有时我们在做爱的时候,我会要她叫以前的男朋友或现在的同事的名字,每次结束后,她都会觉得我很变态。

有一天我们做完结束后,我就问她:「小妮啊,你有沒有想过试试3P啊

 我们找个男生加入我们好不好」小妮:「你別想了,我才不要呢!」我:「你不觉得人生总是要试一次不一样的吗」小妮:「但是这样很怪吧而且我对另一个人又沒有感觉。」我:「那就让你挑嘛!你想找谁呢以前的男朋友、暗恋的人或现在的同事呢」小妮:「现在想不出来,以后再说啦!」她就是这样敷衍我,草草结束这话题,但我之后也陆陆续续跟她提,但她都沒什么太大的兴趣。

有一天,我们两个都请一天假,计划要到北海岸游玩。一大早我就开车出发去接女友,那天天气很好,女友穿一件无袖的白色T恤加上一件超短的荷叶蛋糕裙,再戴一顶粉红色的帽子,路上的人都把目光移到她身上。

一上车她就跟我抱怨:「这条裙子太短了啦,材质又这么薄,有穿跟沒穿一样,风一吹就飞起来了。」我:「才不会吧是你多心了啦!」其实当初是我上网找很久才选定的裙子,这当然是別有用心喽!

今天这个暴露之旅,我可是期待了很久,我们一路沿北海岸开,中途有一些景点就下车走走,女友的短裙当然是路人的焦点。当然也有到白沙湾游泳,我们找一间付费的更衣店,女友换上了两件式的泳装(这当然也是我挑选的),两件的布料都少得可怜,女友还说要剃了毛才敢穿,不然耻毛都会跑出来。

那天人虽然沒有很多,但也不算少,记得先前四合院的影友在北海岸的海滩上做爱拍照,让我羡慕不已,这次本来也想尝试看看,无奈人太多,还是无法实行。我拉着女友到海里面游泳,当天太阳很大,整体感觉还满舒服的。

我们到海中间相互拥抱,突然我就问她想不想裸泳小妮先想了一下,再看看四周:「这样安全吗」我:「有我在,不会有事啦!」我拿掉她的上围,然后跟她一起脱掉泳裤,这时候我们两个都是全裸的,四周又都有人在游泳,感觉真的很刺激!我觉得女友也感受到这种刺激,突然主动握住我的老二,小小声的在我耳边说:「怎么办有点想要呢!」只可惜当时的情况实在沒办法做,后来我们再游一会儿就上岸了。

我们盥洗完后,就又开车到处逛逛,我这时欲火焚身,但附近并沒有什么汽车旅馆或打野炮的好地点,我想时间才下午3点,要打炮晚上还有很多时间,难得来北海岸,我们就继续开车逛。

这时在路边看到有一家咖啡厅,我就提议到咖啡厅喝咖啡看海景,那间咖啡厅是一、二楼的,后面有一座小树林,树林再过去就是海边。

我们选好了二楼的位置,这时候老板兼服务生过来帮我们点餐,和他聊天知道他叫阿文,今年28岁,这家店是他自己开的,平常客人并不算太多,所以有时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应付得过来。

阿文人长得很帅,身高应该有180公分,体格也不错。在谈话的过程,看得出来他一直在注意小妮,三不五时就会讲些笑话逗得我女友呵呵的笑,而就我了解他应该是我女友喜欢的型。

我:「小妮,如果是阿文,你愿意3P吗」小妮红着脸:「你在乱说什么!」我:「沒关系啦!反正我等下去结帐的时候问他,如果他不愿意,我们也离开了,他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小妮:「你说真的假的啊」看得出来小妮有点在犹豫了,大概是刚刚在海边的时候,她的欲望也被挑起来了。

我:「重点是你想不想跟阿文。」小妮:「……他是可以。」小妮的声音已经低到听不见。

这时我就起身,走向柜台,阿文:「要走了吗」我:「是啊,多少钱呢」结完帐后,我问:「阿文啊,你觉得我女朋友怎么样」阿文:「非常漂亮喔!你真是有福气啊!」我:「如果跟她做爱,你愿意吗」阿文先是迟疑了一下,但马上他的嘴角便扬起了微笑。果然阿文也是玩咖,身经百战的他,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和他聊了一下后,他就知道我有喜欢暴露女友的癖好,刚好他对我女友也非常有好感,就请我们先到三楼他的房间里等他。

等我回去的时候,女友已经羞红着脸不敢擡起头,我就带她到三楼去。一上去就可以找到阿文的房间,里面布置得很像一个大男孩的房间,整体上也非常干净,女友也好奇地东看西看。

我:「怎么样,会紧张吗」小妮:「这样好吗」我:「我觉得阿文很不错啊!你不想试试这样的男人吗」小妮沒有说话。

这时候阿文进来了,阿文:「我已经把店关起来了,你们要喝点什么吗」又问:「小妮要先去洗澡吗」我:「阿文你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洗呢顺便培养一下感情。」小妮都低着头不敢擡起,阿文主动拉起小妮的手,很温柔地牵着小妮的手走向浴室,过沒多久浴室就传来淋浴声。

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很无聊的东看西看,过了一下子,我就走到浴室门边,想看看他们在干嘛,这时候看见他们两个在一边淋浴一边拥吻,我还发现小妮的手竟然握着阿文的那根肉棒,我在门边看得血脉贲张,很想马上掏出自己的肉棒来打。

沒过多久他们就要出来了,我马上坐回自己的位置,阿文很细心地替女友擦身体,看得出来他对我女友颇有好感的。

阿文:「吴兄,那我就跟小妮开始了喔!中间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就要请你多包涵了。」我:「不会啦!你盡量满足我女友,但不管做什么都要她同意喔!」小妮红着脸:「都你们在讲,都沒问过人家!」阿文:「是!是!老婆大人。」阿文轻轻的把小妮放到他那张大床上,然后那张大手开始搓揉小妮的胸部,慢慢地小妮发出呻吟的声音。阿文一路从胸部亲到小妮的下部,小妮整个身体开始扭动,今天她的反应感觉比较剧烈许多。

我看到阿文的老二慢慢地变大,刚刚在浴室看不清楚,但现在看比我还大很多,小妮说以前和她做过的男人,跟我的都差不多大,那阿文应该是她碰到最大的吧

这时候他们已经换了姿势,男下女上的互相口交,刚好小妮的脸面向我,她给了我一个鬼脸,吐了吐舌头。看到女友在吃別的男人的老二,居然还跟我做鬼脸,心中的感觉真是百感交集啊!

小妮:「唿∼∼阿文,深一点……」小妮似乎已经到极限了。

小妮:「阿文∼∼我要!给我∼∼快进来!」阿文:「你说你要什么」小妮:「……讨厌!」阿文:「不说就不进去喔!」小妮:「我要你干我,用你那粗壮的大老二干我。」阿文:「是你说的喔!」阿文将小妮翻转过来,拿起他那根大老二瞄准小妮的穴穴挺进,大概是小妮的穴穴已经湿成一片,阿文的大老二一下就整根被吞沒了,小妮闭着眼、张大了嘴,表情看不出来是痛苦还是享受。

看着阿文不断地抽插着我的女友,我已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肉棒,我把衣服脱了,挺着肉棒过去就往小妮的嘴巴塞,小妮很努力地含着我的老二,只是有时会被干得力不从心。阿文的肉棒不止粗大,还很持久,小妮被干得不知道高潮了几次,中间一直喊:「喔……我快死了……」最后阿文终于要射了,他说:「我要射了!」小妮:「射在里面吧!今天是安全期,都给我吧!」阿文:「那有小孩我不负责喔!」小妮:「沒关系,我帮你生小孩,我自己来养。」这女人当我死了吗在我面前说要帮其它男人生小孩!

阿文突然抖动了一下,我知道他射在我女友的肚子里了。这时我也忍不住射了,全射在小妮的脸上。

阿文这时站起来,抱起全身虚弱的小妮进浴室,阿文细心地帮小妮清除身上的精液,不时还可以听到他们的嬉鬧声。这时已经接近傍晚了,阿文走出来后,问说要不要看夕阳我们三个就全裸的走到二楼餐厅。

小妮全身上下只穿高跟鞋而已,不知怎么了,这样的装扮我马上又硬了,我小小声的跟小妮说:「我又硬了哎!」小妮却跟我说她才刚做完,想休息一下。

我们走在二楼餐厅,阿文带我们到阳台上,虽然是在户外,但不容易被別人看见。阿文抱着小妮看夕阳,大家有说有笑的,只是看着他们像一对情侣一样,我心里真有点不是滋味。

阿文边聊着,手又开始往小妮的胸部及下体游走,我看小妮的手也在玩弄着阿文的老二。渐渐地他们又开始接吻起来,后来阿文帮小妮口交的时候,小妮甚至用手压着阿文的头,要他吃得深一点,整个人已经进入了情欲的世界了。

这时阿文拉起小妮,让他穿高跟鞋翘高屁股,从后面插入,只听见小妮开始疯狂地呻吟。阿文边干边慢慢地将小妮推向阳台边,这时路边的人或汽车如果有往这方向看过来,就可以看到我女友全裸的被从后面抽插着。

小妮一开始还说:「不可以……会被看到……」但后来被干到整个人发狂似的吟叫,也不在乎会不会被別人看到了。后来阿文要射了,又全部射到小妮的肚子里,不知道这次回去小妮会不会怀孕

经过下午疯狂做爱后,晚上阿文留我们在餐厅吃晚餐。阿文想留我们过夜,但时间上的关系我拒绝了,阿文只好要求最后一次做爱,小妮沒经过我的同意,就跟阿文进房间又做了一次。

在回去的路上,我问小妮:「你会离开我跟阿文吗」小妮很吃惊,说才不会,会跟阿文做也是因爲我,虽然阿文做爱的技巧很好,但这无关感情的。听到她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许多。

事后阿文陆陆续续还有打电话给小妮,我后来也发现小妮有背着我偷偷跑去北海岸找阿文。但我相信小妮,我就跟她说,她要去找阿文可以跟我讲,我会让她去找他。看来我女友应该是爱上了別的男人的肉棒了。

自从在北海岸跟阿文做过后,小妮就渐渐变得很开放,做爱时不但会主动脱我的衣服,掏出我的老二吸吮,有时候还会在公共场合就想要跟我做。小妮这样的转变我当然是很高兴,只是这次居然自己叫出阿文的名字,自从那次回来后,我们已经很久沒有聊到这个人了。

「阿文!用力一点∼∼干我∼∼干死我∼∼」我一边抽插她一边问:「妮,你刚刚怎么叫阿文的名字,你在偷想他的老二喔」小妮愣了一下:「人∼∼人家∼∼是故意的嘛∼∼你不是喜欢我叫別人的名字吗啊……阿文快干我∼∼快干死我……」确实她这样讲,我整个人就兴奋起来,马上把她修长的双腿放在我的肩上,用我坚挺的老二疯狂地抽插她。

「阿文∼∼我爱你∼∼爱死你的大老二了∼∼我不行了……快死了……」经过勐烈的抽插后我也不行了,在快射的时候我把老二抽出来,打算把所有的精液都喷在小妮的脸上。就在这个时候小妮突然坐起来,抓着我的老二就往嘴巴放,在要射出了的瞬间手口并用真的是无法言语的爽,一下子我浓稠的精液就全射进了小妮的嘴里,小妮不但全部吞下,还慢慢地舔着我老二和马眼,好像在品尝什么美食一样。之前小妮从不愿意让我射在嘴里,今天突然的改变也让我摸不着头绪。

小妮:「北鼻,我先去洗澡喔∼∼明天晚上我要跟以前同学聚餐,所以会晚点回家。」我:「你最近怎么这么忙啊常常加班,还要聚餐什么的,下个月不是还要去日本出差」小妮撒娇说:「沒办法!最近有新书要出版嘛∼∼这阵子忙完就可以好好陪你了。」小妮说完亲了一下我的额头,就去洗澡了。

当我一个人待在小妮的房间时,看见了她的记事本放在桌上,随手就拿起来翻翻。其实跟小妮交往三年,她一直非常爱我,记得热恋的时候她会把我们做爱的日子在笔记本上做一个爱心的小记号,我翻着他的记事本,依旧可以看到这个爱心的记号,不过奇怪的是最近这两个月却多了个小太阳的记号,仔细去想想这些日期,都是她跟我说有事的日期。

我心中起疑,拿起了她的手机,看她的通话记录,大部份都是我认识的人,但有一个wen今天刚跟她通过电话,我马上就知道是阿文,打开了简讯就看到阿文传给她的简讯。

「老婆:

星期三晚上九点,我的餐厅见喔,记得要穿那件来喔!

老公」星期三不就是明天吗小妮居然背着我还有跟阿文联络!但奇怪的是,我并不生气她跟阿文有联络,生气的是她居然不跟我说。

我打开了小妮的计算机,平常我并不常来她家,几乎也不会用她的计算机,我直接找MSN的历史对话记录,找着找着看到一个wenxxx,就拿了随身碟把数据拷贝下来,我关上了计算机,把一切都恢复原状后又坐回床上。

沒过多久小妮洗好澡了,她只包着浴巾,样子和之前一样的性感,我只跟她说我明天要上班,所以要先回去了,她也沒有觉得有什么奇怪,一样抱着我跟我撒娇,送我出房门,我心里却盘算明天要到阿文的咖啡厅去看看。

回到家后,我马上打开计算机,看看他们到底在聊些什么,这里我就大概截录其中内容,不打上他们的ID,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小妮:你昨天真坏,弄得我今天上班都腰酸背痛的,昨天还把人家压在玻璃窗上,人家被你干的样子都被路上的人看光了……阿文:嘻嘻∼∼反正你又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觉得你被人看到,好像会更兴奋呢!真是个小骚货……小妮:哼!我不是你女朋友,那你还叫我老婆,你老婆是骚货,你就这么高兴……阿文:我就是喜欢骚货,碰到骚货我就会特別卖力,你不就会很舒服……小妮:人家当然是很舒服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那个是我碰到过最大的。

(羞)阿文:那是你见过得太少,我的朋友当中还有人比我的还大喔!

小妮:比你大喔……真恐怖,如果那种怪物塞进我那里,我那里一定会坏掉的……阿文:下次要不要找我朋友试试

小妮:哼!你別想,人家跟你就已经够对不起我男朋友了……这娘们居然还知道对不起我!那些对话内容几乎都是这种淫声秽语,第一篇MSN的时间是在我们从北海岸回来后的两个礼拜,从中大概可以推算,回来后他们至少见过五、六次,几次是小妮到北海岸找阿文,几次则是阿文来台北跟小妮去汽车旅馆,而这一切我居然都被瞒在鼓里。

隔天上班都沒心思在工作上,一直在想着这问题。这时部门同事阿芝似乎看出我有心事,就走过来陪我聊聊。

我先介绍一下我的工作,我在金融公司当业务,我们这种业务平常是可以外出的,算是比较自由的工作。我们公司有一个女同事叫做阿芝,她今年27岁,168公分,B罩杯,皮肤很白,胸部一样不算大,但也是高挑型的美女(跟小妮同型),办公室觊觎她的人一堆。

她有一个固定的男友而且打算两个月后结婚,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她对我很有好感,有一次部门去夜店玩,那天可能是她喝多了,她就对我透露说我是她理想中的伴侣,太晚认识我让她觉得很沮丧。

那一天小妮也有去,但小妮并不知道我和阿芝那一天接吻了。之后阿芝沒再提起这件事,也不知道她自己还记不记得有说过这些话,但我们的关系却越来越暧昧,除了肉体沒发生关系外,我们彼此之间的关心已经有点像是情侣了。

阿芝笑咪咪的说:「嘿∼∼你怎么了呢看你今天都心事重重。」我看了看她,就把小妮可能噼腿的事跟她说,不过只跟她说我看到简讯,沒跟她说3P及MSN的内容。

阿芝:「你不要担心嘛,说不定不是你想的那样呢!」我:「我晚点想去北海岸一趟。」阿芝:「你要冷静点喔!要不要我陪你去呢」阿芝很关心的对我说。

我:「你可以吗」其实她并不知道我除了冷静以外,还有点兴奋呢!而且可以利用女生同情的心理,嘿嘿,一举数得……事后也证明我是对的。

阿芝:「今天我沒跟男朋友约,所以可以陪你去。」我:「嗯,谢谢你!」我心里还满高兴的。

我们下班时间都比较晚,我跟阿芝买了点晚餐,大约晚上八点从台北出发,一路上阿芝都陪我有说有笑,还喂我吃晚餐,就像男女朋友那样,大概是阿芝怕我心情不好吧!但跟阿芝这样的美女一起夜游北海岸,而且自己的女友正准备要被別人的大鸡巴插,整个心情是很兴奋的不可言语,不过千万不能被阿芝看穿。

就这样慢慢地开,加上路上有点塞车,大约快晚上十点才到阿文的店。晚上的北海岸街道是非常安静且黑暗的,我和阿芝先将车停在路边,再走到阿文的咖啡厅前,咖啡厅一楼沒开灯,只有二楼和三楼有微薄的灯光。

我带着阿芝绕到了咖啡厅后面,后面是一座小树林,我们走到一棵树下往上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阳台(就是之前小妮跟阿文做爱的那个阳台),但是从阳台看下来因爲太暗,不一定看得到我们。

阳台上有三个男人在聊天喝酒,他们似乎喝醉了,说起话来很大声。这三个男人有一个跟阿文的身材很像,但更结实,有点像军人;有一个就有点胖壮,长得有点其貌不扬,另外一个瘦瘦高高的就比较像普通人。

「阿文带他的炮友到三楼打炮已经半个小时了,什么时候才下来啊」像军人的男人说。

「他的那个炮友长得实在好正喔∼∼看得我都受不了,反正是炮友,也让我们尝尝嘛!」胖男人说。

阿芝看了看我,主动牵起我的手,似乎担心我受不了。

「好啊!只要我老婆同意,就让你们干喽∼∼」阿文从咖啡厅里走出阳台,看得出来他有点醉了,都走不稳,小妮扶着他走出。

小妮:「你不要乱说话啦∼∼」小妮穿着一套上半身是马甲、下半身黑色短裙加上吊带袜的服装,脸色有点红润,加上头发有点凌乱,十分性感,一看就觉得刚被阿文干过。

「大嫂,不好意思呢!乱说话被你听到。来,我敬你一杯。」那个胖子说。

小妮有点爲难,但还是把酒喝了。小妮的酒量非常不好,认识她以来,她是滴酒不沾,只有一次生日的时候喝了一点,那次她马上就不省人事。

看得出来小妮之前应该也有喝了一点,脚步已经有一点站不稳。阿文也已经醉了,开始胡言乱语。

阿文坐在躺椅上:「小妮,我上次说老二比我还大的朋友就是小锋。小锋,拿出来给小妮看看啊∼∼」阿文一边说,一边摸着小妮的胸部。

原来那个像军人的家伙叫小锋。

小锋:「阿文∼∼我的哪有你大啊!我们又沒比过,你怎么知道」阿文:「不然干脆我们比一比,小妮做裁判,看我们四个排名的顺序到底如何」才说完,阿文就把他软趴趴的老二掏出来。小妮低着头,虽然天色很暗,但猜想得出来脸一定很红。

阿文拉着小妮的手握在他的老二上搓揉,小妮嗔说:「才刚做完,休息一下啦!」阿文:「你们也把裤子脱掉啊!」其它三个人竟然好像说好的一般,马上就把裤子脱掉了。

胖子:「阿文,这比赛是你提议的,但你有人帮你搓大,我们都沒有,不是很不公平」阿文看着小妮:「老婆,那怎么办啊」小妮害羞地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阿文:「不然就由你来帮我们都弄硬,你是裁判嘛!」小妮应该是喝了酒后整个情欲都起来了,小妮望着其它人的老二一会儿,先往小锋的老二抓去,因爲距离很远,不能很确定是不是真得很大,但从小妮的反应有点愣住,应该是真得很大。

慢慢地小妮的双手已经各自抓了一根老二,开始轮流搓弄在场的四根老二,整个气氛也开始淫荡起来。小妮一边搓弄,阿文也一边把她的马甲给脱掉,小妮的胸部一露出来,其它人的老二马上达到最坚挺的状态,阿文马上就提议四个人坐在躺椅上,由小妮用嘴巴量老二的长度,看谁的能插到喉咙最深处。小妮蹲下去后就被挡住,我和阿芝也看不见了。

阿芝握着我的手,有点颤抖,她似乎沒想过也沒看过这样的画面,看得出她有点不知所措。我把她转了过来,她头发散发出令人淡淡的香味,我把她的脸擡起吻了下去,她沒有反抗,我把舌头伸入阿芝的嘴里,她也热情地用舌头回应着我。

这时候开始听见小妮的喘息声,应该是已经做起来了吧!我的手开始在阿芝的身上游走,一手把她衬衫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一手把自己的老二掏出来,因爲刚刚的情绪酝酿很久,我马上把阿芝转过身,她双手扶着树,我把她的套装裙往上拉,脱下她的内裤,不管三七二十一,老二一挺就插了进去。

全根盡沒时,阿芝忍不住叫了一声,但她马上就摀住自己的嘴巴。但我不知道是醋劲大发还是很兴奋,我不断地用力抽插,根本不管阿芝会不会叫出来,看她似乎很努力地忍住,但上面的小妮已经开始胡言乱语地叫了起来。

小妮:「好棒∼∼好舒服……小锋,用力一点。」阿文:「就跟你们说这马子很棒吧」小妮:「哼∼∼你……怎么……怎么这样跟……跟你朋友说……啊∼∼」他们这些淫声秽语,让我很快就缴了械,我跟阿芝把服装清理一下准备就要走了,再擡头看,小妮已经被推到阳台上,全身上下只剩下吊带袜跟高跟鞋,表情恍惚,前后都各有一个男的,那个死胖子从后面抽插着小妮,如果不是这种机会,以那胖子的样子,怎么能干到这么美的美女

后来我就开车带着阿芝回台北,路上她又向我表明她的心意,我跟阿芝说我很喜欢她,但我已经打算跟小妮在一起一辈子,这次这件事等我处理好有个结果再说,阿芝也同意。后来我们再上了一次汽车旅馆,好好的做了一次,我才送她回家。

凌晨二点锺,阿芝轻轻吻了我一下,回头就进入了她家的公寓。想起小妮,再看着阿芝背影,我也开始有点迷惘,心里到底爱谁比较多

我独自坐在车里还是会担心小妮的安全,拿起了手机打给她,电话已经进入语音信箱。我开车到了她家,看见她家客厅的灯还亮着,就直接上楼。

「咦∼∼是你喔怎么这么晚啊小妮沒跟你一起回来吗」开门的是小妮的姐姐。

「她跟朋友聚会,会晚一点。沒关系,我到她房间等好了。」我说。

进了小妮的房间,我打开了她的计算机,平时我们就有自拍的习惯(应该说是我有自拍的癖好),小妮一直是一个懂得保护自己的人,所以自拍照片或影片,她都会要求用她自己的相机或手机,如果我要发在四合院,就要由她挑选沒有露脸的相片再寄给我。

当然我也知道小妮把这些影片藏在计算机的哪个档案夹里,我找到了那个档案夹,里面除了我们的自拍外,还有她之前两任男友的亲密照片,当然我也看到了我想找的她跟阿文的影片。

打开第一片,是在阿文的房间,小妮穿着短裙坐在阿文的床上,样子看起来像学生一样清纯。

阿文:「你叫什么名字」小妮害羞的说:「唉呦!我叫小妮啦!」阿文:「今年几岁在哪里工作」小妮:「我今年29岁,在XX出版社工作。」这在搞什么把我女友当A片女星喔

阿文:「有男朋友吗」小妮:「嗯……」阿文:「他知道你在干嘛吗」小妮:「讨厌!他当然不知道……不要问了……快来做吧!」阿文:「那我是谁」小妮:「你是老公嘛!」阿文:「那我们现在要做老公、老婆要做的事喽」小妮:「嗯∼∼」阿文跟小妮就开始热吻起来,小妮的手主动帮阿文解开皮带,两个人忘情地边吻边一件件的把衣服脱掉,他们俩慢慢地就变成了69的姿势,互相帮彼此吸吮着……小妮:「阿文∼∼我想要了,快干我!」阿文把小妮摆正,挺着他的大阳具一下就送进小妮那紧实的小穴。小妮的喘息声配合着阿文的抽插,小妮那美丽的脸庞及散乱的头发,看着看着我也都硬了起来。

影片片长大概快一个小时,我慢慢地看,那一片阿文射了三次,我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我最多也只能跟小妮连续做两次,看来小妮会爱上阿文的那根也是情有可原。

看完了第一片,打开第二片,居然还是一样的场景,只是他们似乎是刚洗过澡休息过。

阿文:「小妮,我们再来吧!」小妮摆出很惊讶的表情:「你还可以吗」阿文轻轻压着小妮的头往他老二上靠:「跟你做的话,几多次都沒问题!」小妮开始主动地帮阿文口交,她看起来十分享受这场马拉松式的性爱。这部片也接近快四十分锺,小妮到最后已经似乎有点不省人事,我对阿文也只有贊叹可以形容。

另外的几部自拍影片,大部份都是在汽车旅馆,一部全身穿着红浴袍,眼睛还蒙着。还有一部是深夜在海边拍的,画面不是很清楚,但看得出来小妮全身都脱光,脖子上好像戴了一个像颈炼的东西(后来知道那是SM的道具),阿文还从后面拉着连结在颈炼上的铁链……这连我都沒玩过,原本担心这样会不会伤害到小妮,但看起来只是情趣,小妮也玩得乐在其中。

我看这些影片,看着看着天也快要亮了,这时候小妮开门进来,她十分惊恐的说:「你……怎么会在这」跟着看到我在看影片,她就哭了。

小妮哭着说:「对不起!我……」我一看见她哭就心软了,其实我本来也就沒有太责怪她,谁要我找她去玩3P的!

我抱着她原本不发一语,但她衣服上浓浓的精液味道,我的妒火也还是升起来了。

「你的决定是什么」我板着脸孔说。

「我……」小妮抽搐着。

「你要离开我跟他在一起吗」我问。

「不……我不要……」小妮哭喊着。

「你爱上他了吗」我说又问。

小妮沈默了一会:「我想我是爱上他了……但我还是很深爱你,即便你不要我了,我想我以后也不会再跟他见面了。」听到小妮这么说,说实在的,我还真有点感动,她这种同时爱上两个人的感觉,我相信大家也都有过,有时候甚至会在心里想,爲什么不能同时两个都在一起呢就像我最近也在爲渐渐爱上阿芝而烦恼,那也不代表我不爱小妮了。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也有错,所以我不会怪你的。」我说,小妮把我抱得更紧了。

「我也不会阻止你再去跟阿文见面,不过不能再瞒着我,只要你觉得你对我的爱不会改变,你就放心地去找他吧!」说巧不巧这时候阿文的电话来了,小妮满脸惊慌,但我握着她的手要她接,沒关系。

小妮紧张的接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阿文说:「老婆∼∼有安全到家吗」「嗯……阿文……我男朋友现在在我这……」小妮说。

「我跟他说。」我说。

小妮犹豫了一下,把电话拿给我。

「阿文兄,是我。」我说:「我不知道你对我女友是不是真心的,但她其实还满喜欢你的,不过我不会把她让给你。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只要能不伤害到她的身体和心理,如果你能保证做到这点,我也不会阻止你们见面的。」阿文跟我说了很多,他也说他绝对会保护小妮的,后来我们甚至相约再一起出来见见面。

挂完电话后,小妮还是哭着说对不起,但我安慰他后就要她赶快去洗澡。我们相约隔天一起请假,去看看电影散散心,她心情才缓和许多。

她盥洗完后,我们躺在床上聊天,我问她她是怎么跟阿文联络上的小妮说我们第一次跟阿文3P回来后,她发现我之前送给她的发夹不见了,所以她就主动打电话给阿文,请阿文帮她找一下,后来在阿文的房间找到,就相约在台北市请阿文拿给她。小妮说她不跟我讲,其实也是心里有某种期待。

那一天阿文找她上Motel,小妮沒拒绝,之后就有了这一连串出墙的行爲……我慢慢地跟小妮聊,老二也越来越硬,小妮一边说一边搓揉着我的老二。小妮像说故事一样说着和阿文在海边打野炮的情境,那里十分空旷,可以盡情地喊叫,阿文还要她全裸在海滩上爬,好像遛母狗一样,她感觉到很羞耻。小妮也答应我下次会跟我玩一次这种。

小妮也讲到今天晚上跟阿文的朋友做,事先她都不知情。我问她有沒有拍下来她害羞的点点头,从包包里拿出相机,我们就躺在床上看着影片。在阳台上小妮上半身全裸卖力地帮阿文的朋友口交,看起来拍的人是阿文。我想到这时候应该是我和阿芝在树林里做的时候吧,这我当然沒有跟小妮说。

小妮正在帮胖子口交,小锋和另一个人四只手不停在小妮身上游走,到后来四个人把四根老二都凑到小妮的面前,看小妮手忙口乱地一边吸一边打枪。

阿文一边拍一边问:「小妮,谁的比较大呢」小妮停了下来,表情真的很认真地在比较,「你们要排好,不然我怎么比呢」她说。

影片中小锋跟阿文算是前两名,小锋比阿文还要长1到2公分吧!

「小锋是第一名、老公第二、阿力第三,小胖是最后一名喽∼∼」「那我们要颁奖给小锋,奖品就是小妮∼∼」阿文说。

「老公,不要鬧啦∼∼我不要跟別人做啦!」小妮说。

「不想试试看小锋的吗说不定你这辈子都遇不到这么大的喔!」阿文说。

一看到小妮在犹豫,小锋马上脱光衣服就吻了上去。小锋的身材还真不是盖的,小妮应该沒被这样肌肉拥抱过吧!小锋一下就把老二送了进去,其它两个人也沒閑着,胖子老二塞入小妮嘴里,影片看起来就像四条肉虫堆栈在一起。后来胖子趁小锋拔出来,出其不意就又接上把老二插入小妮的小穴。

小妮说那胖子看起来好恶心,但她那时也沒力气推开他,只好随他干了。小妮看着影片突然害羞地躲进棉被里,掏出我的老二开始吸吮。

「你不累吗」我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发。她可能想补偿什么吧!摇了摇头。

「你今天这么晚回来,到底做了多久啊」我问。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喔∼∼」小妮小心翼翼地说。

原来后来阿文的朋友又找其它朋友相约小妮到汽车旅馆,我看到影片差点沒昏倒,看起来应该有六、七个全裸的男人包围着小妮,整个气氛只能用淫乱来形容。小妮满脸及身上都是精液,整个人像瘫痪一样,男人一个上完换一个。小妮说她也沒办法知道自己到底做过了几次,中间也有一度失去意识,但最少有二十次以上吧!刚刚送他回来的不知名男子在车上又把她奸了一次,不要怀疑,小妮是这样说的。

我很体恤小妮,今天她实在太辛苦了,怕她下面会疼痛,所以就把我自己的老二收起来,要她赶快休息。不过小妮说,因爲他们都有涂一些润滑剂之类的东西,所以并不会太疼痛,她也想补偿我,所以我们就又做了一次才睡觉。